【比特币交易网站】_运钞车劫杀案嫌犯赵智勇的人生拼图

【比特币交易网站】【比特币交易网站】【比特币交易网站】

从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到抢劫运钞车的嫌犯,这种戏剧性的身份变化,让赵智勇的人生出现断崖式转折——曾经的执法者,成了被警方侦查的犯罪嫌疑人。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20年7月下旬,河北辛集市通报了警方侦破的1997年抢劫运钞车“积案”: 当年一辆农村基金会的运钞车被劫,工作人员1死2伤,79万现金被抢,5名嫌犯逃离。案发23年后,除1名已经死亡的嫌犯外,其他4人相继被警方抓获——包括在法院工作的赵智勇。

被警察带走时,赵智勇已在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工作22年,并当上了执行局的副局长。作为一名司法工作者,他长期从事案件的执行工作,参与执行案件超过一千件,其事迹多次被当地媒体报道。

抢劫案嫌犯“潜伏”法院22年,赵智勇的人生颇具戏剧性。有网友称,“电视剧本也写出不这般精彩”。

曾在法院工作22年的犯罪嫌疑人赵智勇。图片来源:人民公仆网

曾在法院工作22年的犯罪嫌疑人赵智勇。图片来源:人民公仆网

在赵智勇的农村老家,村民们大多对他印象不深,他家的旧屋如今已成残垣断壁;当年随父母进城后,赵智勇曾在供销社做临时工卖化肥,是同事眼里少年老成、做事稳当的年轻人。后来当上了法院副局长,他成为亲友们的骄傲,谁也没想到他会“出大事”。

“我开始还以为他只是办案吃吃喝喝出了事。”赵智勇的一位堂姐对澎湃新闻说。已患癌症的赵智勇妻子则表示,20多年来她并不知道丈夫涉嫌抢劫的事,现在只能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

【比特币公投】赵智勇在农村老家的房屋,屋顶已倒塌。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赵智勇在农村老家的房屋,屋顶已倒塌。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农村老家:倒塌的旧屋,淡去的记忆

出生于1969年的赵智勇,其老家是石家庄新乐市东王镇一个叫陈村的村庄。这里地势平坦,距市区约25公里。

三千多人口的陈村,大部分村民姓赵。对于在这里出生的赵智勇,村民们大多知道,但印象并不深。“他家搬出去有四五十年了。”村支书赵国辉告诉澎湃新闻。

在村子西面的西二街,路旁有一栋青砖旧房——赵智勇曾经的家。屋顶已完全坍塌,只剩下四周的砖墙,正门的一扇木门已破旧不堪。旧屋前方的一片地,被竹子和柴杆围成了菜园,里面种了一些蔬菜。

菜园的主人,是赵智勇家原来的邻居赵玉良。今年67岁的赵玉良介绍,赵智勇的父亲赵金海年轻时当兵,他妻子那些年带着赵智勇等5个孩子在村里生活。后来赵金海转业到新乐市,赵智勇便随父母进了城。老家的房子一直没人居住,时间一长就塌了。

赵玉良说,前些年赵智勇家的房屋倒塌后,附近村民图方便,常往倒塌房屋前的空地倒垃圾,弄得环境不好。住在旁边的赵玉良夫妇,就干脆把那块空地围成了菜园。

在赵智勇老家的那条巷子,相距几十米远的地方住着他的堂姐赵占英。

当年嫁到本村的赵占英比赵智勇大4岁。8月5日她告诉澎湃新闻,前些天她从乡亲们那里听说堂弟“出事”了。她开始以为赵智勇是办案过程中“吃吃喝喝”出事,后来在手机查看新闻,才知道他涉及抢劫运钞车的“大案”,“真是没想到,怎么可能呢?”

据赵占英介绍,她父亲与赵智勇的父亲是亲兄弟,两家因种种原因来往并不密切。在她记忆里,叔叔赵金海转业后到新乐市供销联社上班,起初她婶婶带着孩子们在村里务农,由于是“半边户”且孩子多,家里生活有些困窘,“我叔叔有时骑自行车从市里回来,拉上点麦子面、玉米、花生这些。”

赵占英记得,赵智勇五六岁的时候,他家就搬到新乐市区了,从此一家人极少回陈村。她透露,三年前她叔叔赵金海在城里去世,赵智勇当时也没告诉老家的亲友。

在赵占英的印象中,40多年来,赵智勇只回过两次老家。一次是前些年赵占英的父亲去世,作为侄子的赵智勇回村参加了葬礼;还有一次是今年农历4月29日,赵占英的弟弟去世后安葬,作为堂兄弟的赵智勇赶回村里,当天离开,很多村民都没见过他。仅过了两个月,他被抓的消息传到了村里。

“他从小性格就好,怎么会做出犯法的事来呢?”赵占英弄不明白,这些天她想联系赵智勇的家人,可一直联系不上。

进城岁月:做临时工卖化肥,同事称其“少年老成”

据赵占英透露,她堂弟赵智勇是在新乐市读书长大的。那些年,他父亲赵金海是这个县级市供销联社的一名干部。

新乐市供销联社的旧址,位于市区的车站北街附近。澎湃新闻记者近日在这里看到,供销联社的原办公楼已被拆除,现场是一片正在建设的工地。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供销社还是比较红火的商业单位。据新乐市供销系统职工牛青运介绍,赵金海当年是新乐市供销联社业务科的科长,他儿子赵智勇曾在供销社做过临时工。

“我和张军聊天还经常提到赵智勇,听说他在法院干得不错。”牛青运说。

曾在新乐市供销系统工作的张军,当年与赵智勇一起上过班。他记得,1987年或1988年的时候,当时十八九岁的赵智勇从技校毕业不久,来到新乐市东北边的桥东供销社做临时工,与张军成为一个门市部的同事。

张军回忆,当年他与赵智勇都在桥东供销社的化肥门市部上班,主要工作是向周边群众卖农业生产所需的化肥。在张军的印象里,赵智勇有些少年老成,“话不多,但做事挺稳当的。”

与张军等人同事大概半年后,赵智勇参了军,从此离开了供销社。“跟我们几乎没有联系了,我后来一直没见过他。”张军说。

据赵智勇的堂姐赵占英介绍,赵智勇当年去北京当兵,成为了一名武警。“他家出了5个当兵的。”赵占英说,除了叔叔赵金海,赵智勇和他的弟弟,以及两个妹妹,年轻时分别在北京和云南参军。赵智勇还有一个姐姐,在石家庄教书。

赵占英透露,她叔叔以前在部队提拔过的一位战友,后来对叔叔一家有颇多关照。子女们有了出息,赵金海也完成了作为父辈的使命。大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就从新乐市供销联社退休了。

在桥东供销社的宿舍楼,牛青运曾经与赵金海一家同住一个院子。他记得,赵金海一家在这里住过一年左右就搬走了。赵家搬到了南环路的棉油厂宿舍楼。

据棉油厂宿舍楼的居民介绍,赵金海夫妇曾在这里居住多年,后来去了北京和女儿生活。有邻居称,赵金海家一楼的房子如今仍然闲置,他家在另一单元四楼的房子,则在数年前转卖他人。

对于赵智勇,这里的居民已没什么印象。30年前赵智勇离开新乐后,与这里曾经的同事、邻居,几乎没什么联系。

“感觉他可能是有意淡化与老家那边的关系,很多认识他的人都不知道他是新乐人。”一位与赵智勇交往过的律师说。

潜伏法院:执行员当上副局长,有人称他能干有人说他“敷衍”

距赵智勇老家新乐市约90公里的辛集市,1997年1月发生了一起抢劫大案。那是当年1月10日上午,辛集市农村合作基金会兴华路营业点一辆运钞车被抢劫,79万现金被劫走,工作人员1死2伤。

1997年1月的抢劫运钞车一案,发生在辛集市兴华路。澎湃新闻记者 戴越 图

1997年1月的抢劫运钞车一案,发生在辛集市兴华路。澎湃新闻记者 戴越 图

现场死亡的是基金会工作人员何存梅,当年39岁。她哥哥何海(化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事发后他看到妹妹尸体,发现头部有明显的枪伤。

案发23年后,2020年7月23日,辛集市委宣传部通报了此案详情:犯罪嫌疑人刘某奎等5人结伙,当日驾驶一辆抢劫来的出租车,在辛集市枪击基金会工作人员,抢劫运钞车后潜逃。今年7月20日,此案终于侦破,刘某奎等4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被抓获,另一名嫌犯张某林2014年因意外事故身亡。

接近警方的人士透露,DNA鉴定技术的运用是此案侦破的关键。案发当年,现场曾提取到嫌犯抽烟后扔下的烟头。23年后的DNA鉴定确定了一名嫌犯身份,该嫌犯落网后供出其他同伙。不过,对于上述侦办过程,警方目前尚未予以证实。

归案的4名嫌犯中,包括已在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工作了22年的赵智勇。

在案发的1997年,赵智勇还没有转业。他的堂姐赵占英分析,如果赵智勇真参与了抢劫运钞车一案,应该是在当年回家探亲期间。

辛集市抢劫运钞车案发生一年后,赵智勇转业到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原郊区法院)。

据《河北法制报》等媒体报道,赵智勇1998年从部队转业到法院。“出于对法律的着迷,赵智勇在部队就参加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法学专业的学习,拿到了大学本科学历。”上述报道称,“多年的学习储备让他在1998年从部队转业进入法院工作后,有了很高的起点。”

2004年,裕华区法院设立执行局,赵智勇成为该局执行员。从公开报道来看,2013年和2014年,赵智勇的职务是裕华区法院执行局“协调处副处长”。2015年后,他出现在公开报道中的职务,已晋升为裕华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

《河北法制报》2013年刊登了两篇宣传赵智勇的报道,题目分别为《执行局里的“赵大拿”》《靠良知去工作,凭信念去执行》,后一篇报道由裕华区法院的宣传人员署名。

上述报道介绍,赵智勇执行案件能力突出,是执行岗位上的“大拿”。2009年被他评为裕华区优秀党员,2011年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评为“十佳执行能手”,2012年和2013年被中院记“个人三等功”。

2014年5月,人民公仆网刊发报道《人民公仆赵智勇:坚守信仰、肩担道义的执行人生》。这篇文章介绍,赵智勇十年来执行的标的接近“一个亿”,执结案件938起,完全执结率达到了95%,在石家庄法院系统“数一数二”。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石家庄有律师称,赵智勇做事稳重,“办案思路清晰”。不过,对于赵智勇95%的执行案件结案率,当地也有律师提出质疑,认为宣传文章里的数字或有“水分”。

河北标致律师事务所主任卢廷阁与赵智勇相识,是因为2010年他代理的一起经济案件。

8月8日,卢廷阁向澎湃新闻透露,那起标的为300万元的案件判决生效后由裕华区法院执行,可后来在他和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案件一度被中止执行。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2013年至2018年,赵智勇参与执行的案件有1076件。不过,其中许多案件终结当次执行,是由于“未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卢廷阁律师分析,在案件并未得到真正执行的情况下中止执行,可能是出于提高结案率的需要。

在申请执行案件的那几年,卢廷阁和赵智勇打过多次交道。在他印象中,赵智勇比较随和,“不会摆法官架子”。

卢廷阁介绍,因为那起经济案件未得到执行,他曾向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投诉。后来赵智勇带着一名执行法官到律所找到他做工作。

“他劝我不要着急,投诉也解决不了问题。”卢廷阁回忆,当时赵智勇向他强调案件执行的难度,“他就是安抚我。一谈案子,我发现他根本不了解案件的来龙去脉,感觉有些敷衍。”

卢廷阁说,直到现在,他10年前代理的那起经济案件仍未得到执行。

赵智勇工作过的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赵智勇工作过的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双面人生:现实版电影“烈日灼心”?

在裕华区法院工作22年,赵智勇成为一名颇具资历的执行法官。他的妻子是石家庄市一所重点中学的英语教师,夫妇俩生育了一个儿子。这是一个令许多人羡慕的家庭。

突如其来的转折,发生在2020年7月中旬的一天——赵智勇被公安民警带走了。据接近裕华区法院的人士介绍,他是在法院办公室被带走的,当时同事们非常震惊。

此事被披露后,澎湃新闻记者到裕华区法院了解情况,院长梁景辰回避了采访。“一切以公安部门发布的通报为准,”该院负责宣传的研究室主任张巧莲说,“我们现在也不掌握更多的情况和信息。”

此案由辛集警方侦办。辛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张海军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办案部门正对此案展开进一步侦查,“他们作案可能不止这一起,可能还涉及其他案子。”至于媒体关注的赵智勇的法院工作人员身份,张海军说:“他是不是法院的,都跟我们执法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肯定会秉公办案。”

8月5日,澎湃新闻记者在石家庄市东岗路附近找到赵智勇的家。与邻居家有些陈旧的铁门相比,赵智勇家的红漆门看起来像新装的。多次敲门之后,赵智勇的妻子刘丽(化名)打开门,露出门缝。她戴着口罩,头上蒙着毛巾。

得知记者身份后,刘丽婉拒了采访。“我也在等调查结果。”刘丽说,20多年来她并不知道丈夫涉嫌抢劫的事,“我不知道。现在我只关心我的病,我是癌症。”

赵智勇的堂姐赵占英透露,在堂弟被警方带走之前,刘丽就被诊断出癌症而住院治疗。

在多年前的报道中,赵智勇曾提到,他因为忙于工作而疏于对家人的照顾。他的父母身体不好,一家老小靠他妻子照料——作为重点中学骨干教师,他妻子在完成繁重教学任务的同时,还得操持家务。

在赵占英看来,赵智勇对家庭有责任感,还是一个孝子——他父亲在北京住院治病期间,他曾请假一个月前去照顾。

对于赵智勇23年前涉嫌抢劫运钞车的事,赵占英觉得不可思议。

案发那年赵智勇已经28岁,且自学了法律本科。

在一张工作照中,赵智勇坐在办公室里,桌前摆着几叠案卷。他穿着朴素,脸型方正,看起来憨厚稳重。与赵智勇有过接触的法律人士王辉(化名)突然觉得,这个人20多年来在法院勤恳工作,是不是为了某种“赎罪”?

从法院的副局长到抢劫案的嫌犯,赵智勇这两种身份反差极大。有网友将他比作电影《烈日灼心》里邓超扮演的辛小丰——涉嫌参与一起灭门惨案后,进入派出所当一名协警,每次抓捕犯罪分子都表现勇敢,可最后他还是受到法律制裁。

有网友在澎湃新闻此前的报道后面留言称,赵智勇的人生经历,“电影剧本也写不出来” 。

在法院工作期间,赵智勇曾有记笔记的习惯,他常用笔写下自己的“感悟与思索”。在一篇笔记中,他认为执行法官综合素养的提升,需要长期的文化熏陶和曲折的社会经历。

赵智勇写的笔记。图片来源:人民公仆网

赵智勇写的笔记。图片来源:人民公仆网

他在这篇笔记的结尾写道,只有经历了“爱与恨、痛与悔、得与失的折磨,才能完成人格上的飞跃,如凤凰涅槃般的再生”。


【比特币交易网站】【比特币交易网站】【比特币交易网站】
【比特币】
免费提供BTC交流平台!!!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币】_白俄罗斯现任总统卢卡申科第六次当选总统
下一篇:【btc价格今日行情】_“一针70万”:难以抵达的罕见病救命药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