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购买比特币】_买买买!大选将至,美国民众却在疯狂抢购枪支

【如何购买比特币】【如何购买比特币】【如何购买比特币】

一些恐慌、焦虑的美国人之所以忙不迭地订购枪支,是因为他们担心,无论大选结果如何,美国都可能发生严重暴力事件。

10月23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韦恩县的一个名叫纽芬兰的小镇上,人们聚集在世界和平与统一圣殿教堂里,参加一场盛大的集体婚礼。身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头戴皇冠,神色肃穆。乍看上去,这里似乎与美国任何一所教堂并没什么区别——除了一些牧师手中紧握的AR-15半自动步枪。

AR-15是美国最受欢迎的步枪之一,但它同时也是极富争议的武器。臭名昭著的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市枪击案凶手就是用这把步枪让50人死亡,超过30人重伤。

为什么一个崇尚和平、倡导人们尊重生命的教堂却要准备这种步枪?

教会领袖,40多岁的肖恩·穆牧师(Sean Moon)称这些步枪都是“宗教装备”,它们代表圣经《启示录》中提到的“铁杖”:“这是保护上帝的孩子所必须的。如果大选时发生暴力事件,我们会用它们来保护自己。”

位于纽芬兰小镇上的教堂只是数千万美国人忧心忡忡的缩影。数据表明,近几个月来,美国的枪支和各种军事装备销量激增,首次购买枪支的人数大幅提升,其中包括从未想过买枪的一些女性和少数族裔群体。

手持AR-15步枪的神职人员 图片:NewsSky视频截图

在特朗普方面鼓动所谓“特朗普军”拿起武器赶到选举站监督选民后,当企图绑架密歇根州长,制造恐怖主义事件的极端右翼组织被抓捕时,恐慌、焦虑、手足无措成为了越来越多美国人当下的精神写照。他们忙不迭地订购枪支,因为他们担心,无论大选结果如何,美国都可能发生严重暴力事件,而没有人想成为牺牲品。

激增的武器装备销量

家在阿拉巴马州的杰夫·斯通是“斯通武器店”的老板。10月23日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他说自己两天前才收到一批9毫米口径的弹药,总共有5万发子弹;但仅过了一天,这些货物就已卖掉了一半。

“我这里最近特别忙。”斯通表示,“这些子弹就像厕纸一样,人们都非常恐慌。很多人担心不管谁当选,国内都会发生内乱。”

Gladiator Solutions公司创始人马特·马特拉索(Matt Materazo)表示,该公司一半的订单来自平民,而多年来,他们的主要客户都是执法部门。

“现在纽约、新泽西、伊利诺斯州的枪支销量都在大幅增长,事实上不只是这些地方,芝加哥、曼哈顿、皇后区和旧金山也是如此。要知道今年以前,我们从没和旧金山人做过生意。”

不过Gladiator Solutions卖的最好的并不是枪支,而是一款标价220美元的防弹衣,它能抵挡AK-47的子弹。

民众的恐慌情绪造福了军火商。鲍德温县的“三兄弟武装”老板斯科特·汤普森坦言,该公司全年销售额达到了100%。武器装备公司Compass Diversified控股宣布,其第二季度的同店销售额增长了10.5%;美国两大制造商Smith & Wesson和Sturm Ruger今年的股价更是分别飙升131%和59%。

防毒面具也是备受欢迎的军事装备 图片:彭博社相关报道插图

军事装备的火爆还带来了其他连带影响,近期一直关注极端组织成员活动的北卡罗来纳州伊隆大学教授梅根•斯奎尔发现,YouTube上已经开始出现了大量“防弹背心开箱评测视频”。

行业专家和枪支商店老板说,今年的历史性高需求迫使买卖双方在寻找武器和弹药时都要“发挥创造性”。纽约门罗一家射击场的所有者对路透社表示,他们已开始从家里有弹药储备的客户那里购买弹药。

最吊诡的是,在今年8月基诺沙爆发致命街头冲突后,枪手加里德·卡尔森还接到了不少顾客的求购电话,他们声称商店已经买不到枪支弹药了,所以只好来找这位凶手来购买武器。

女性和少数族裔成为枪支购买“生力军”

值得注意的是,在购买军事装备的大量用户中,首次购买枪支的人数有了大幅提升。

在9月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枪支制造商Smith & Wesson Brands首席执行官马克·彼得·史密斯(Mark Peter Smith)估计,新顾客销售额占到了总额的40%左右:“这是过去几年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

枪支商店老板和俱乐部负责人表示,一些此前从未考虑过拥有枪支的人今年对枪支产生了浓厚兴趣,而他们并不是枪支行业的传统客户群。

历史上,白人男性绝对是美国最大的枪支购买群体。无党派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201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近一半的白人男性拥有枪支,而非白人男性拥有枪支的比例约为四分之一。

但最近,路透社在采访了十多名行业专家、学者和枪支商店老板后得出结论,首次购买枪支的买家增加了许多女性、少数族裔和政治自由派,这些人以前不会考虑拥有枪支。

第一次购买枪支的加兰是一名黑人女性,也是一名注册民主党人,8年前,她投票给了巴拉克·奥巴马。但如今她对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深表失望,所以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决定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把票投给谁。

加兰现在是哈德逊谷努比亚枪械俱乐部(Hudson Valley Nubian Gun Club) 125名成员之一,该俱乐部近期发展迅速,其中超过一半的会员是女性,超过三分之二的会员是黑人——包括创始人达蒙·芬奇。

芬奇表示,他是在今年3月新冠疫情暴发时创办俱乐部的。在乔治·弗洛伊德去世后,人们对枪支的热情进一步提升。芬奇表示,他现在每天都会接到15个电话或邮件,询问是否要参加或接受枪支安全培训。

在波士顿工作的尤金•巴夫(Eugene Buff)是一位犹太人。今年夏天,他在脸书上发帖称自己是名持证枪械教练。没过多久,他的第一堂枪械使用培训课就被订满了。巴夫的客户大部分是犹太老年人,他们在看到犹太教堂遭到袭击后,十分担心自己的安全。

“他们中有很多都不喜欢枪,甚至害怕枪,”巴夫说,“但现在,他们觉得自卫的需要已经远远超过了那些恐惧感。”

对于枪支受众群的扩大,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公共卫生教授本杰明·多德-阿罗认为,深刻的政治和种族分歧推动了枪支的销售。在这动荡而紧张的时代,各种意识形态的买家都认为自己是不应受“坏人”伤害的“好人”。

“所以所有的‘好人’都需要出去买枪了。”他说。

对暴力“推波助澜”的总统

抢购枪支和武器装备的消费者中并不只有单纯想自保的普通老百姓。彭博社的研究发现,近几个月里,大批公民加入了武装组织,其中很多都加入了极端右翼或白人至上主义准军事组织。而根据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多夫·雷在国会听证会上的报告,国内暴力极端分子中大部分又都与这些组织有关。

本月初,联邦调查局挫败了两个准军事组织企图绑架民主党人、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的阴谋。法庭文件显示,被捕的13人计划引爆炸弹,误导执法部门,袭击密歇根州议会大厦,杀害警察和其他官员。

这一事件已成为右翼和白人至上主义分子今年企图实施政治暴力行动的醒目案例。但令人失望的是,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这群人的态度一直颇为暧昧。

在9月底的总统候选人首场辩论会上,面对“是否谴责包括‘骄傲男孩’在内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民兵组织”的问题时,特朗普回答说:“骄傲男孩,请退后一步,随时待命。”

这句话很自然的让人理解为特朗普不仅不想遏制极右翼组织的行为,反而还想将其收为己用。

特朗普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 图片:视觉中国

更糟的是,特朗普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本月又在社交媒体上推波助澜,他声称要组建一支由总统支持者组成的“军队”,在投票站“保护选票”。这让观察家担心,在“特朗普军”的注视下,选民的投票选择权,甚至是人身安全都将面临巨大威胁。

有鉴于此,各州开始招募人手前往投票站保护选民。

在明尼苏达州,有公司已在招聘退伍军人在投票站提供武装安全保障,以保护企业和居民不受“抢劫和破坏”。

10月23日,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宣布,一个由数百名市民组成的小组将在纽约市各处展开,报告任何恐吓选民的事件。

在俄亥俄州,妇女选民联盟(League of Women Voters)正在招募和培训由神职人员和社会工作者组成的“维和部队”,以缓解选举中的紧张局势。

在亚利桑那州,一个名为“亚利桑那选举保护”的组织已经成立,他们将派遣经过训练的志愿者来对抗恐吓和误导选民的行为。

除了官方和半官方机构,一些由民众自发组织而成的民兵组织也在招募武装力量。刚刚成立四个月的“愤怒的维京人”组织已经吸纳了1500名会员。

该组织41岁的私人教练迪伦·史蒂文斯在接受全美广播公司(NBC)采访时正背着一把半自动步枪,他对着镜头表示, 11月3日投票时,他们会向警方报告可疑人员的活动。届时,如果有无辜人员遭到袭击,他们将“毫不犹豫的参与进来”。

“这是一种军国主义式的爱国主义,加入民兵组织是他们找到身份认同的方式。” 今年刚刚辞职的前国土安全部负责威胁预防的前助理部长伊丽莎白·纽曼对民兵组织的壮大评价道。

不过纽曼也认为,之所以国内会盛行这种“军国主义式的爱国主义”,主因是特朗普政府未能解决好国内威胁。在即将迎来大选夜的关键时刻,特朗普方面对极端右翼和白人至上主义者暧昧、甚至是利用的态度正在“让国内业已动荡不安的暴力情绪进一步升温”。

大选夜,会有暴力活动吗?

如今距离大选已不到10天,为了防范可能发生的暴力事件,联邦调查局和几个州的地方官员近期一直在进行演习。然而在许多专家看来,这些准备工作很难阻止潜在暴力事件。

“我认为暴力会变得更糟,”波特兰州立大学教授亚历山大·里德·罗斯(Alexander Reid Ross)在跟踪研究了自弗洛伊德死后至今的800起暴力事件后得出了这个悲观的结论:

“在选举前的几天里,或许暴力事件的数量会减少,但活动本身的危害可能会更大。激进组织可能会安排更多有针对性的爆炸、绑架和暗杀计划。”

全球反仇恨和极端主义项目联合创始人海蒂·贝尔里奇对罗斯的研究结果表示赞同:“在大选结果出炉前,我们可能很难逃过一场大型独狼式恐怖袭击。”

罗斯的研究发现,近几个月里,右翼组织发动的暴力袭击事件正在不断攀升 图片:彭博实验室

贝尔里奇的担忧来自于2018年中期选举期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当时全美先后发生了匹兹堡大规模枪击事件和塔拉哈西瑜伽工作室袭击事件等多个暴力活动;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和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内多达14位公众人物还曾收到过“炸弹包裹”。

而与2018年相比,今年的形势只会更加严峻。尤其是随着民众手中拥有【比特币程序原理】了更多枪支等杀伤性武器,暴力活动恐将进一步升级。哈佛大学教授大卫·海门维(David Hemenway)就表示,“有压倒性的证据表明,购买枪支极大地增加了家庭自杀、枪击事故和对家庭伴侣发生暴力的风险。”

可是对于广大担惊受怕的民众来说,在这危机四伏的大环境里,不做些准备工作又怎能让人心安呢?


【如何购买比特币】【如何购买比特币】【如何购买比特币】
【比特币】
免费提供BTC交流平台!!!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mayawang】_三人自驾九寨坠江失联 事故大货车司机:我在弯道,那辆车加速驶过来
下一篇:【比特币钱包】_13岁男孩坠亡 事发前曾藏匿千元货款,遭母亲逼问打骂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