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l】_一桩“决不调解”的家庭内刑案:父母与兄嫂互殴,弟弟打伤嫂子被刑拘

【wbl】【wbl】【wbl】

“把你媳妇打成轻伤二级,你愿意调解吗?我不糊涂,我选择法律维护我的家庭,我恨我生错家庭。”34岁的河南男子冀某说。

他口中打伤他媳妇的人,是他的弟弟,31岁的冀歌。

这是一起发生在家庭内部的故意伤害案:老的,年轻的,男的,女的,一家人都动了手;儿媳打了婆婆,父亲打了儿子,哥哥打了弟弟,弟弟打了嫂子。

5f961163c618a_副本.jpg

▲爆发冲突的冀家兄弟俩的童年照

今年5月,河南郑州马渡村,因为琐事,冀家的大儿子冀某、大儿媳黄某某,在自己家中与年近六旬的父母打了起来。二儿子冀歌在隔壁听到动静,赶了过去,见到父母正与兄嫂厮打,他也加入了这场亲人间的互殴。

“混战”中,黄某某的右手无名指骨折,轻伤二级。她当天就报了案,冀歌被警方认定为犯罪嫌疑人。今年10月,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将冀歌移送检方审查起诉。

“谁看到自己父母被打,可以坐视不理的?”10月22日,冀歌母亲靳爱荣说,大儿子夫妇殴打父母,冀歌赶过来与兄嫂发生冲突,是为了保护父母;事发后,她曾多次试图与大儿子夫妇进行调解,但无果。

冀某与黄某某夫妇坚决不肯与弟弟、父母调解。他们还认为,父母也参与了对他们的殴打,要求司法机关追究其父母的刑事责任。

一家人的混乱“互殴”

57岁的靳爱荣说,今年5月20日上午,在大儿子冀某家里,小两口因为家庭琐事拌嘴,儿媳黄某某骂了冀某一句,“妈嘞X,你怎么磨叽?”

正抱着孙女的靳爱荣,听到儿媳骂自己的儿子,遂和儿媳发生了口角,“你骂谁嘞?”黄某某则回答:“骂你嘞!”

一名现场目击者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了上述过程。该目击者还说,随后,婆媳发生了肢体冲突,“黄某某伸手了,靳爱荣把孙女放在地上了。我拦在中间,打没打到我没看到。黄某某去拿刀了,我把刀要了过来。”

靳爱荣也说,当时儿媳伸手将她的脸抓伤了,“还拿刀准备砍我,别人劝她把刀放下了。”这时,冀某对她说,“你滚,滚远远的。”10月22日,靳爱荣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多张其脸部呈现伤痕的照片。

5f9611620a409.jpg

▲靳爱荣在冲突中受伤的照片

对于上述情节,冀某的说法是,他看到母亲将八个月大的女儿“扔”在地上、准备和妻子吵架后,瞬间对母亲说了两句,大意是“不让她管了,让她离开我家”。

黄某某的说法【比特币三角形震荡】则是,她和婆婆发生口角后,婆婆试图打她,但没有打到。

靳爱荣说,听到大儿子让她“滚”之后,她回到二儿子冀歌的家中,开始给村干部等人打电话;过了约二十分钟,靳爱荣和老伴冀洲安等人,再次来到冀某家中,准备找大儿子、大儿媳“说理”。

“说理”的过程中,双方发生了互殴。到底谁先动的手,冀某夫妇和靳爱荣夫妇各执一词。而根据现场目击者的说法,在院子,冀洲安和儿子发生了争吵,冀洲安问儿子:“咋回事?动不动就拿刀,吓唬谁了?”

争吵中,冀洲安打了大儿子两巴掌,随后多人上前拉架。接着,黄某某从屋里走出来,与婆婆靳爱荣厮打在一起。

“黄某某把衣架缠在手上打我,我抓了她的头发。”靳爱荣说,两个人在打斗过程中都倒在了地上。

被弟弟打致轻伤的嫂子

冀歌是冀某的亲弟弟,两人年纪相差三岁。两兄弟的住宅紧紧相邻,仅一墙之隔。

微信图片_20201026120310_副本.jpg

▲大儿子冀某家

兄弟俩的舅舅靳小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他也在现场,靳爱荣夫妇去冀某家“说理”时,冀歌也想过去,被舅舅拦住:“他们父子俩,总不会打起来吧?”但隔壁声音越来越大后,他最后还是没能拉住冀歌。

根据多名目击者的讲述,听到哥哥家传来的强烈动静后,冀歌坐不住了,冲了过去。

到了哥哥家里,冀歌看到母亲与嫂子厮打在一起,父亲则与哥哥扭在一处,他操起一个小板凳就朝哥哥冲了过去。两兄弟打了起来,冀某也动了工具,他拿起了一根塑料管,双方都受了伤。

靳小新跟着冀歌,到了冀某家的院子里,看到一片混乱的打斗。他和现场其他几人连忙拉架,“我们把冀歌兄弟俩拉开了,双方各自散开了。”

多名目击者称,冀歌与哥哥打在一处时,黄某某也从背后打冀歌,冀歌扭过头,用手朝黄某某脸上扇了两巴掌。

黄某某的右手无名指受了伤,冲突结束后,她随即报了警。黄某某的伤情为右手无名指中节指骨新鲜骨折,为粉碎性骨折,被鉴定为轻伤二级。

冀歌被警方认定为打伤黄某某的犯罪嫌疑人。事发两个多月后的7月30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冀歌被郑州市公安局柳林分局刑事拘留,后被批捕,目前被羁押在看守所中已达两个多月。

5f9611637c7da.jpg

▲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冀歌被刑事拘留

对此,冀歌父母始终持有异议,他们说,冀歌只是朝黄某某脸部打了两巴掌,“怎么会造成她手指骨折呢?”他们认为,黄某某的手指伤情,系在多人冲突中“自己误伤了自己”。

黄某某本人则说,冀歌用拳头打她,她用手去挡,造成了她手指骨折。

难以调解的亲人们

靳爱荣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情发生后,她和老伴在家生气,几天吃不下饭。他们一直觉得这只是家庭矛盾,没想到性质会变成刑事案件。

靳爱荣说,冀歌被警方刑拘后,他们意识到大儿子、大儿媳和自己“撕破脸”了,先后找了亲戚、村干部去调解,“我在他们家门外,跟他们说‘都是我的错,咱是一家人’”,希望大儿子夫妇不要追究了,但是大儿子夫妇始终不开门。

5f9611632a5cb_副本.jpg

▲接受红星新闻采访的靳爱荣

靳爱荣对红星新闻记者说,大儿子夫妇平时住在新郑市,她去新郑找到大儿子夫妇,大儿子夫妇不见面,大儿子夫妇有时周末回到村里,见了面也说不上话。

一名村干部告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曾去帮助调解,但冀某态度坚决,直接回复“这事往下走,走法律程序”。

在靳爱荣的讲述中,冀某、冀歌兄弟俩多年前就有矛盾,虽然住隔壁,但两兄弟平时互不来往;作为父母,他们和冀某夫妇也有过矛盾,主要原因是因为婆媳之间的摩擦,这种摩擦在冀某、黄某某结婚前就已经有了,“一年会吵两三次。”

但靳爱荣同时又说,虽然婆媳间有矛盾,但她多年来也尽了婆婆的责任,帮大儿子一家照顾两个小孩。

多名村民证实,此前一家人之间没有爆发过大的冲突。

5f961162d2303_副本.jpg

▲对于冀歌涉嫌故意伤害罪,马渡行政村郭当口村村民出具联名信

黄某某说,“这个事情我们已经交给法院了,我们依靠法律。我受伤之后,派出所问了我们是要调解还是依法处理,我们说了,要依法处理。不能调解。一家人为什么要打人呢?什么叫一家人呢?”

冀某则对红星新闻记者说,“找个人把你媳妇打成轻伤二级,你去调解,行不行?”

冀某在给红星新闻记者发来的短信中称:“父母多次打我,我从未还手,因为他(们)是我父母,毕竟给我生命。父母无论咋打我,从来我都不还手。以至于5月20日亲爹娘带着陌生人刘某、我弟弟冀歌等五、六个人来我家围打我,我父母一拳头一拳头打在我身上的时候,我还是一句话‘让你打个够’,只是多加了一个‘最后一次’。”

“打我媳妇,我只能以后对我媳妇更好,作为(对)给我生两个孩子的媳妇的弥补吧。”冀某在短信中说,“我弟弟多次骂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忍让;父母不主持我的婚姻大事,我不怨……我不糊涂,我选择法律维护我的家庭,我恨我生错家庭。”

请求“慎重调查”的村委会

冀某夫妇认为,弟弟冀歌、母亲靳爱荣、父亲冀洲安等人,殴打他们夫妻两人,行为残忍,且毫无悔改之意,均应以故意伤害罪被追究刑事责任。

马渡村一名村干部认为,冀某夫妇坚决不调解的态度,引发了很大的民愤,“不能闹出格了,他就一根筋,就是不调解。一点亲情都不顾了。”

另一名村干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靳爱荣第一次与黄某某发生冲突后,给他打了电话,他到现场看到靳爱荣脸上都被“挖烂了”,因为有其他工作要处理,他委托其他人过来处理,不久,发生了第二次冲突。

“听当事人、街坊邻居说,黄某某又打靳爱荣了。”该村干部说,以前没听说婆媳之间有什么大矛盾,靳爱荣一直帮大儿子夫妇照看小孩,在他看来,冀某不孝顺爹娘,“平时靳爱荣都在冀歌家做饭,吃个饭都要给他(冀某)端过去。”

该村干部说,他也去过冀某家试图调解,但冀某夫妇都不开门,“反而冀歌是个比较随和的人。老大两夫妇打他妈了,你想老二会不会去?他去是对的。”

“这个事毕竟是亲弟兄们的。他们一直说是冀歌打伤黄某某,但根据我向街坊邻居了解的情况,就不能说是冀歌打的。我认为,调解开就算完了。”该村干部说。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一份马渡村委会《关于村民冀歌的情况说明》内容显示,8月4日,村委会成员曾召开会议,一致认为,冀某夫妇与父母发生争吵,继而冀某夫妇对父母进行殴打,冀歌见到该场景后上前,“黄某某的手指是在与父母的厮打中被自己误伤”。

5f961162812df_副本.jpg

▲马渡村委会《关于村民冀歌的情况说明》

上述《情况说明》还称,冀歌平时在村上尊老爱幼、乐于助人、遵纪守法、表现良好,希望相关部门对冀歌慎重调查,酌情考虑。

村民们也签署了联名信,表达了同样的诉求,“希望上级部门了解真相,还冀歌一个公道。”

在家中,靳爱荣翻出了兄弟俩小时候的照片,她想不通,为什么小时候“特别听话”的兄弟俩,长大以后会变得跟仇人一样,“我多希望一家人过得好好的,我多希望他们没长大。”

红星新闻记者 王剑强 发自河南郑州

编辑 李彬彬


【wbl】【wbl】【wbl】
【比特币】
免费提供BTC交流平台!!!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zeniex】_清华北大毕业生为何选择到这里的街道就业?
下一篇:【充值代理】_英国央行金融科技主管Tom Mutton:央行尚未决定推出CBDC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